站在眉梢,飘落成前世今生的思念

幽幽岁月,时光飞快,回首这一年,恍若隔世。言犹在耳,往事历历在目,也就这一年,却好像很长,又好像一场梦。

历经,世事变迁,心,一夕千年。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

只是,生活没有假如。一切都在变,变得措手不及。但一切的一切,那些美好的回忆确确实实发生过。我走在记忆的美好里,迷了路,找不到方向,凌乱的心,无法言喻。尘缘若梦,飘落红尘。木棉已残,香已逝,在布谷鸟宏亮而婉转的歌声里迎来了初夏。遥远的天际,落日里的最后一抹余辉缓缓地跌落,茫茫的夜色笼罩着大地,一轮皎洁的明月静静地挂在树梢,那些深刻的记忆,随风遗落在大地的尘埃里,随着岁月的流逝,开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花季。

月独照,空叹廖,尽得轮回难破晓,莫问今朝,有未落的一滴泪,祭前世的一点醉。

静伫窗前,携一缕清风,续一杯清茶,邀一轮明月,远离城市的喧嚣,静静地享受属于自己的那份恬静。喜欢在静谧的夜里听着歌任思绪纷飞,亦如同喜欢在某个清晨或午后在那片清幽的墨香里低吟浅唱,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找到灵魂的归宿。

陌上烟凉,茶糜了一季的时光,看落絮无声的飘落,携着落花的残香,思绪轻舞飞扬。

望着暮色四合的天空,聆听花开花落的声音,细数时光留下的痕迹。如水般的月色,从窗外倾泻而入,冲洗了地板,却斑驳了记忆。

尘缘陌上,是谁用尽此生的笔墨,在白纸上画出时间的轮廓。昔日已渐渐走远,今朝却愈走愈前,时间的轮廓无法逆转,时光的隧道,无法返航。夜无恙,心彷徨,泪流淌。

夜露化作的泪滴,滴滴落在城池里,平静的湖面顿时荡起片片涟漪。看着日历上如花般凋零的日子,我试着在旧日历里拼凑零碎的记忆片断。往事却晃然如梦一场,重寻梦境却不知该向何处求,人隔千里路悠悠。

当风吹着细雨轻敲你窗时,你可知,雨里有我最深的思念。云的叹息,只因风的离去;花的叹息,只因蝶的离去;树的叹息,只因叶子的离去;海的叹息,只因你残留的背影。我凝目咫尺的那朵浪花,不肯遂意的离去,正如我的依依不舍。

还记得你曾说,你我从未见过,却有那么多的似曾相识,是由于我们在重复昨天的故事。而我,并不想活在回忆里。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佛曰:注定的相识,如春季花开的声音,悦耳的清脆。就如同有些人,从未谋面,却是一见如故,心心相依,尽管相隔千山万水,彼此之间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都能领会。而有些人,天天相见,却只能是同床异梦,尽管在风雨中走过千难万险,却依然形同陌路。http://www.qingjiegongsi.com

走到现在竟然剩下我一个人

张小娴说:“爱,本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不曾被离弃,不曾受伤害,怎懂得爱人?”是啊,不管是谁离弃谁,结果都是一样———彼此分开。经历了也许对谁都是一种成长。懂得了怎样的去爱,爱是简单的,重要的是相爱的人怎样去相处,包容能融化一切,理解能更长久。

想想也许简单,世界这么大,两人能走在一起,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有什么可争的,有什么是必须记较的,彼此能多谦让一点,多想想一些美好的事,哪还有什么纷争。也许这就是岁月带给我的磨练吧,以前为什么不懂得这些?

我应该感谢那些岁月,给了我一种成熟的魅力!让我更深刻地了解生活,懂得相处的美丽。

张爱玲说:“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只有经历了才能悟出其中的真谛!

莎士比亚说: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都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都有苏醒的一天,该放弃的绝不挽留。该珍惜的绝不放手。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相爱过!

关于爱的点点滴滴,不同的名家给了我们相同的答案,宽容,淡定。

走到今天,是一种心灵的成长。所以我感谢所有让我进步的人。没有那些历练,怎么能有现在的心得。感谢他们给了我那些岁月,快乐的不快乐的,都将属于我一生的记忆。是他们让我的生活曾经多彩过,也将教会我将来的生活怎样会更精彩!

http://www.qingjiegongsi.com

回想过去那疯狂的自己

重庆清洁公司,如今有人说我风流,有人说我冷漠,也有人说生活在过去。

其实我只想简单的过。

不争不吵不难过。

终于有些朋友看不过眼了,他们觉得我消极消沉,其实也不是。

只是很多东西看淡,习惯了不去争,因为不想那么累。

其实现在的我不想为谁而活,只想简单的过。

不要说我自私,这红尘最可爱的地方,就是自己对自己好。

爱过谁,伤过谁,不重要了,我就那样平淡了。

每到节假日,宅在电脑前,写点文字,纪念今天的自己。

若果这大热的天吹来了风,我深感安慰,毕竟自然界是平衡的,只是很多人都看不到平衡点。

当我看到一个人在埋怨命运的时候,我淡淡的看着,一般不安慰。

很多事,经历过后才会成熟,我已经不习惯对别人的生活态度指指点点。

最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真的有前世今生吗,我迷惑。

不要说我迷信,这红尘的缘,真的很奇妙,缘很多时候就在自己最不在意的地方。

这个黄昏,有风,带点烟火味,才发现自己饿了。

不是我不争气,只是每个人的生活的态度都不同。

曾经觉得自己多么向往李白,现在却有点羡慕陶渊明了。

其实真的,我不是才子,我只是喜欢自己写着带自己性格的文字。

有人曾问我幸福是什么。

我笑了笑没回答,因为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不同,我的定义是简单平淡。

这黄昏,煲了点糖水,也买了点酒,就那样恣意的,随意拿起一样就喝。

有点乱,味道有点怪,但是感觉相当不错。

一个人,对着空窗,吟唱着自己写的歌词,好像有点自恋。

问禅?那时一个秘密,我不会说的。很多人以为我执着过去,劝我放开。

其实我只是特别的眷恋那段过去,不想放开。

但不是消极,因为我有自己的人生方向。

一个平淡的方向,其实也算是一种理想。

现在大多选择隔一段时间就到外面走走,一走就一段时间。

是啊,品味不同地方的风土人情,是一种享受。

当然平时忙碌的工作,又或者宅在家里,则是另外的享受,不冲突。

其实很喜欢朋友们说他们的爱情故事,这里面,往往我看到最多的是甜蜜。

看到过很多受情伤的人在痛诉,我不安慰。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只有伤过,才更能品味爱情的真谛。

重庆清洁公司开荒程序

开荒是清洁工程之首,由于建筑工程中常常会遗留下许多垃圾污垢,各种地面石头,墙壁上会遗留下水泥浆块、油漆、玻璃胶、水污、锈迹等,这些都必须在开荒工作中清洗干净,所以它是

一项最艰苦、最复杂、最费神的工作,开荒工程的好坏,直接影响到日后保洁工作的质量和档次,所以做好开荒有着相当重要的要求。

重庆清洁公司程序如下

1、 首先清理现场留下的建筑垃圾和装修垃圾;

2、 从上到下全面除尘;

3、 擦玻璃:先用毛巾把玻璃框擦拭干净,再用涂水器沾稀释后的玻璃水溶液,均匀的从上到下涂抹玻璃,有顽固的污渍用铲刀清除干净,再重复以上工序后用刮子从上到下刮干净,用干毛

巾擦净框上留下的水痕,玻璃上的水痕用机皮擦拭干净。

4、 卫生间:坚持由上而下的原则,首先认清卫生间顶子的材质,是PVC的或是铝塑板还是涂料的,再根据不同的材质用不同的清洁方法进行清洁;用清洁球或是板刷清洗卫生间的墙壁,着重

瓷砖的缝隙,和瓷砖表面上遗留的胶迹、涂料点、水泥渍等;用毛巾清洁卫生间的洁具,用不锈钢清洗液针对各种龙头、管件进行清洁;用洗地机对地面进行最后的清洁,由其是地面的边角

;最后,检查无遗漏后,再用干毛巾把水龙头等管件擦拭一遍。

5、 厨房:程序同上。注意:因厨房里的不锈钢管件比较多,应是清洁重点。

6、 卧室及大厅:墙壁用掸子做除尘处理,擦拭开关盒等

7、 门及框:分清门的材质,用毛巾擦拭,程序也是从上到下,把毛巾叠成方块,从门的顶部开始从左到右的擦拭,不能有遗漏

8、 地面清洗:地面以上所有清洁完以后,最后进行地面清洗。地面清洗区分材质(木地板、瓷砖或是石材),分清后就选择专用清洁剂稀释后,开始清洗。地面上的胶渍可用刀片清除,顽

固的可用祛胶剂处理。

9、 踢脚线:用毛巾擦拭,(用刀片去掉各种胶迹、涂料点等)。

http://www.qingjiegongsi.com

冬天的记忆,犹如雪中开放的梅花

重庆清洁公司,有时我们会跑上厚厚的雪野,在冬天的记忆里,留下深深地脚印。让欢笑在寒风里疯跑成温暖的记忆,让雪花飘舞来作证两颗滚烫心已经紧紧相依。莹儿说,她会站成一树的腊梅,静静地为我开放。我说,我会变成雪花,永远把你相伴。于是,洁白雪地上,便开放着用爱情浇灌出的梅花,梅花的鲜艳在雪的映衬下,愈加美艳绝伦,我的心也像长了翅膀,早已飞到爱的春天,想去拥抱三月的爱情。温暖、松软、厚实的雪地上,爱情的火焰就像这梅花一样,在我们心中燃烧起来。

  冬天用迷人美景抒写它美丽的记忆,我们用甜美爱情演奏着冬日的恋曲。这悠扬的恋曲伴着雪花的轻轻舞蹈,轻柔的舞姿在大地上飘飘洒洒,留厚厚的爱铺满大地。让那曲永恒的爱,一直飘荡在冬天的记忆里。

  冬天的记忆,犹如雪中开放的梅花,在我的记忆深处绽放。它温暖着我,温馨着我。在每个美丽的冬日,让回忆如一首甜甜的歌,荡漾在小屋中,流淌在我心间

http://www.qingjiegongsi.com

冬夜宵寒,我独守灯火阑珊

寒烟遮杨柳,怅风袭孤城;时光消清梦,韶华转飞蓬。岁月在走,年轮不休,故事里的许多烽烟飞舞也早已落下了帷幕。

  冬夜宵寒,我独守灯火阑珊。冷月,伴着诗意,浅浅的掠过心扉。揽一片月影萦怀,轻轻地撩拨万千心事,过往如浮光掠影般在心底一一闪现,仿佛昨日的一切已相隔甚远,却又时不时的萦绕于眼前,有些茫然,有些无奈,又有些忧伤……

  尘缘如烟,淡去无痕。佛说:聚散离合皆为缘,只是这缘向来都是那般迷幻、似是而非。凭栏对月,抛却红尘之外的闲思,缓缓追溯昔日的旧时光,苦涩的味道怅然弥漫着胸口,那年的杯樽谈笑,那年的抚琴焚香,又在低吟浅唱、繁华成殇。

  弦上轻歌,思念成诗泪千行,难言的往事,在寂寥的文字里铺就一篇篇悲情的断章。彼岸是堪不破的风花雪月,是谁的影子,蹁跹起舞、悄然入梦?是谁夜夜凭栏瘦灯花,空守冷月,凄风满袖?http://www.qingjiegongsi.com

青春就这样无情的散场了

时光匆匆, 重庆清洁公司,岁月几经兜转,一路高歌,一路繁华,浑浑恶恶地,一个人这么多年也这样走过来了。都说,时间是本沉封已久的故事,片段虽一片精彩,但结局依旧一片空白。时光流逝,恍惚间,再也寻不回最初的那份童真,那段记忆。

夜色,渐渐深了下来,一个人独立在窗台前,品着淡淡而过的晚风,看着浓浓的而去夜色,恍恍惚惚间,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些已经成为记忆的往事。心中莫名地,有一种不明的落寞。

其实,我最畏惧黑夜的到来,我不知道,在黑夜中是否还会有人依旧和我此刻一样,在默默的想着那些年,那些事。

我知道,岁月虽然已经走过了很久,甚至沿途的步伐已经被我们渐渐忘却。但是,那些挥不去的画面还依旧隐隐映入脑海的窗帘。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风景,近日来我紧绷的神经不知为何轻轻颤动了一下,我不知道,是近日来忙碌的原因,还是对世间往事的不解,或是不舍。

http://www.qingjiegongsi.com

我带着快乐的心情上班

重庆清洁公司,在这个春天里,清新的清晨与阳光在幸福的巷口邂逅,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情愫,婉约着柔软的心,轻轻放逐目光,敲开一扇扇春暖花开的心门,绽放一天又一天浓郁的故事。

我带着快乐的心情上班。惬意的风总是跳前蹦后地跟着我,调皮着。田野里披着绿粼粼的盛装,风微微吹过,起伏一层层绿色的波浪,流光也溢彩,令人心旷神愉!

又不知道谁家玩皮的小孩忘了系在树枝的蝴蝶风筝,任由它在空中忽高忽低,长着一对宛如孔雀羽毛花纹般的翅膀,就在那里不知疲惫,不知天高地厚的挣扎,好像要挣脱那根纷纷扰扰的牵绊,彻底断了那份思念,可以随心所欲的远足高飞。也许它永远不会懂得,失去牵绊,失去束缚,生活就丢掉了居无定所的安逸,丢掉了层层叠叠的缠绵与烂漫。

不经意间,迎着阳光,看空中飘逸着一朵朵白白的花,似雪,似羽毛,就那么轻轻的悠悠的自由自在随风飞舞,几次伸手想猛抓,都被它调皮地跑开,只好耐心等待,等着它乖巧地轻轻落在我手心,哦,才看清庐山真面目,原来是一片小小的梅花瓣。放在嘴边一吹,它迅速旋转着旋转着飞起来,继续着它的梦想旅行。

树上的鸟儿正在尽情对歌,偶尔,还夹杂着一两声狗叫的声音……

http://www.qingjiegongsi.com

成长的经验并不是很快意的

把家宅的粉壁看成一幅幅斑驳的、奇幻的画,用童心去读古老的事物,激荡成无数泡沫般的幻想,渔翁、樵子、山和水及水滨的钓客,但从没想过一个孩子怎样会变成老翁的。五十之后才哑然悟出:再丰繁的幻想也只有景况,缺少那种深细微妙的过程,你曾想抱温过秋空的冷月吗?串起这些,在流转的时空里,把它织成一种过程,今夜的稿笺上,便落下我曾经漆黑过的白发。

  但愿你懂得我哽咽的呓语,不再笑我痴狂。重庆清洁公司,就这样,我和中国恋爱过,一片碎瓦,一角残砖,一些在时空中消逝的人和物,我的记忆发酵成深入脊髓的恋情,一声故国,喷涌的血流已写成千百首诗章。

  浮居岛上三十余年,时间把我蚀成家宅那面斑驳的粉壁,让年轻人把它当成一幅幅奇幻的画来看。有一座老得秃了头的山在北国,一座题有我名字的尖塔仍立在江南,我的青春是一排蝴蝶标本,我的记忆可曾飞入你的幻想?

  恋爱不是一种快乐,青春也不是。如果你了解一个人穿过怎样的时空老去的,你就能仔细品味出某种特异的感觉,在不同时空的中国,你所恐惧的地狱曾经是我别无选择的天堂。我在稿纸上长夜行军的时刻,我多疾的老妻是我携带的背囊,我唱着一首战歌,青春,中国的青春,但在感觉中,历史的长廊黑黝黝的,中国恋爱着你,连中国也没有快乐过。

成了我成长的能源,那是一段回忆

重庆清洁公司,初中渐渐开始懂事了,生活变得寂寞。教室变成了红砖的,雨再怎么下都只是打到玻璃上溅起水雾而已,我只能透过玻璃注视着它。回家的路很长,十二里的路渐渐的没有了堂哥,更没有了谷地里的声音,身边的伙伴各自回家帮助父母带弟弟妹妹,或者开始把劳动课上学到的东西用到田间的庄稼上。

  

  回到家没了同伴,像丢了魂。只有爷爷那台用手扶着的宝贝收音机,一位叫单田芳的说书人讲着《隋唐演义》。再后来我惊奇的发现六叔的房子里多了一台插天线的电视,黑白画面上演着不知是什么,好像是《圣斗士星矢》……接下来村子里只有我一个人上了高中,然而每次回家都有很多人在劝父母不要供女孩上学,“那是别人家的货,供她干啥!”……最后我还是胆战心惊的逃过了一劫,在英明神武的老爸的坚持下,上了高中、大学。我生命中的建筑物一下子改变了形态,圆的方的,任你想的出的形状,我在形形色色的坚固结实华丽漂亮的建筑物之中迷迷糊糊的失去了东南西北的方向感,迷迷糊糊的认识了古,了解着今。记忆中雨却下的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