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寒凉让我能够感知却无法叙说

芳菲四月,我站在清晨的校园里,环顾着周围的一切,在初夏的笼罩下,在绿树渐渐成荫的小路上,我慢慢地走着,风里明显地摇摆着过往的痕迹。蓝天、白云、暖阳,让人感到由心而发的舒服,但是我的思绪中还是夹杂着些许的寒凉。

这份寒凉让我能够感知却无法叙说,羁绊住我前行的脚步。于是,在这样的蓝天、白云、暖阳下的我,觉得很空洞。两眼望去,看到的不是清新如歌的岁月,而是一重又一重的迷雾蒙蒙。突然间,感觉自己像是被浮尘蒙住了双眼,想拥有一份至纯的清透,可是,越是拭眼,越离这份清透甚远。

初见清水滴石时那份清透的至喜,已经荡然无存。现如今,总觉得生活缺少了点什么,不再有当初清纯绽透于每天那份心境。每天都在忙碌,忙碌于应该的忙碌和不应该的忙碌。只是觉得岁月是一首永远唱不尽的歌,每个旋律在空气中跳跃出不同的味道,或喜或悲。有天,突然觉得自己的眼睛很不舒服,原来已经落入了细细的浮尘,于是就在自己的寒战里,轻轻地想用心拭去那份浮尘,然后还己一份清透。

或许是风沙的眷恋,某些浮尘已经在空气里轻舞了很久,最后落到我的眼睛上,落在了我那柔弱的身子上。或许,因为细小,没有重压于我的身心,所以一直以来不知晓这细小的浮尘,已经把属于我的那份久远的清透,已经覆盖住了,使我每天在浮尘细拈下,自以为很纯粹的生活着,其实那是一段蒙尘的岁月。http://www.cimc-cq.com

将风采乍泄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天,集装箱房屋,他们一直在说人间四月天的明媚和旖旎,一直在说春风的和煦、春意的盎然。总之,他们穷尽了华美的词藻,为春天赋予了太多的诗情墨香,春事尽染,春情泛滥。以至于,当春天真正的来临时,我已不知该如何再去描述。

我行走在春风蹁跹的街道,梳理着贫瘠的情感,虔诚的酝酿。路边摇曳的柳丝分割了我的视线,将思维伸展成立体的生动。可是,我该如何去形容她的风情万种呢?

她沉寂得太久了,久的让我已经忘却了她的韶华、她的模样。她在清冷的寂寞中蜷缩了纤体,固执的保持着缄默。她那老旧的皮肤被冷酷的风霜摩挲成灰褐色的印记,皴裂着、黯淡着。她不修边幅的,在沉默中坚守。是的,她在坚守!坚守着与春天的约定,不在乎早已过了约定的期限。

她是睿智的!春天如此多情,又怎会轻易爽约?不过是风尘仆仆,来得迟了些。拨开云雾的那一刻,柳丝的痴心终于有所归依。

这是多么神奇的一件事情!

仿佛一夜之间,柳丝便在春风的怀抱中焕发了新颜。她脱下了残破的旧衣,着上了鹅黄色的新装。又恐这娇嫩的颜色太过轻浮,曲解了含蓄内敛的秉性,复又换了一身淡绿的衣裙,盈然剔透,典雅沁脾。

没有比这更恰当的颜色了!这颜色让我瞬间跌进了满眼的绿意中,暇接不及。我贪婪的吸纳着这温暖的绿色,唯恐不经意的错目间,这绿色就顺了眼角偷偷的溜走了。

http://www.cimc-cq.com

我记忆中老家的荷塘月夜

那时的老家,集装箱房屋,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村庄,择水而居在一个高坡之上。大大小小,清清浅浅的池塘,布满村庄周围。高坡上交错聚居着十几户杂姓人家,每户都是开放式的居住,房前屋后,一枝碧桃,两株枣花,几棵桑树,几树刺槐,都是不经意的风景,不加任何的雕琢,自然而然地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仿佛一幅水墨山水,每一处磨墨痕都是天然的写意,没有故意的宣泄。

一到夏天,老家四周的水塘里,青青的碧荷就钻出水面,慢慢地生长,直至占据整个池塘的空间。到了盛夏,一朵朵娇艳的荷花,盛开在莲叶之间,美丽而晶莹,绝世而无尘,不由使人想起周敦颐的《爱莲说》中的句子: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是的,荷花有着这样的婉约和清丽,也有着孤芳自赏的品格。为此,我庆幸自己,有荷花为伴,生活在如此诗意的世界。远离水塘的地方,全是稻田,一望无际的碧绿,几乎是整个夏季,荷塘风景最美丽的陪衬,被荷塘簇拥下的小村庄,像一个出尘隔世的桃花源,有着自己的日出而落,日落而息,一切的日子,都随着荷香的芬芳慢慢地流淌。

少时,不知多少次,在月色如水的夜晚,驻足这清清荷塘边,多少个美丽的梦幻随着荷花的绽放遐想。夏风摇曳,蝉鸣停歇,蛙鸣此起彼伏,天空繁星点点,徜徉在无边的荷香里,闭目清嗅荷莲浸人心脾清香,恍惚间自己变成了凌波而来的荷花仙子,踏着凝香的白雾,飘着绿如蝉翼的霓裳,拨动着动听的琴弦,旋转着脱尘绝俗的身姿,合着月色下所有的浅唱低吟,把青春的歌唱放逐到荷香四溢的季节。

夜晚,村庄在月色里安宁里沉静,停止了一切的喧嚣,熟睡在风月无边的荷香风韵里,人们在各自的美梦里编织着季节里最美丽的希望。一个个缓缓流淌不息的池塘,四通八达,如一颗颗宝石镶嵌在村庄的衣襟上,在月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绵绵延延,波光粼粼;袅袅腾腾的水雾,泛起在荷塘上空,如同蟾宫中嫦娥挥动的水袖,在月色里飘渺弥漫;又同祈福的檀香,在微醺的醉意中,把幸福和满足卸却在随水而去的时光中.

http://www.cimc-cq.com

往事依稀浑似梦,都随风雨到心头

是巴金——李芾甘先生在《激流三部曲》中的一句诗。他的意思是悠悠往事,模模糊糊,好一似梦幻一般。然而,在风旋入晦,雨封朝暮之时,它们却都能带着迷离的往事,一幕幕地爬上心头。

集装箱房屋,这句诗,既伤感又无奈,既心灰又意冷,充满了憔悴、病恹、艰难和苦痛。是表达主人公高觉新的表姐梅表姐临终前的心态与意境的。

此诗的情绪特别悲观,思想极其消极,但我也很喜欢。

文人、诗家善于感情。在欢乐、忧伤、喜悦、惆怅、激动、气愤等等情况下,都要抒发心中的感受,表达自己的心绪,不少好的诗文都是这么产生的。可我对我的网友“淡了红颜”这个名字却困惑了许久,在较长世间的思索中,仍然得不出我自己满意的答案,着实觉得不好解读。

红颜,是对美丽、聪敏、贤淑、多情、才高、艺佳、内质外貌俱好的青春女子的统称,但在“红颜”前加上“淡了”二字,却让我颇费猜度。

按着古代的情形,女孩子十六岁就算成年了。所谓“二八”妙龄,就要出嫁,为人妻,挺门立户,生儿育女。但是,在现代,三十二岁的未婚女子却还是“大女孩”。在古代,四十岁左右的女子该是算作“老妪”了。而现代人,五十多岁还可算得风华正茂呢。那么,“淡了红颜”是失落、愀然生悲,还是自谦自隐、保持人格低调呢?是自觉岁月无情、青春已逝,还是自觉、自重,警示自己珍视时光呢?http://www.cimc-cq.com

思念,紫薇花残,斜阳照阑干

月光下轻声吟唱的是你,洛神一样的女子,昨日一见,恍如六年的光影突然间就清晰了,我执笔作画,画你柳枝般的腰肢,画你桃花般的脸颊,画你芳草般的发髻。仿佛这美丽的阳春三月,都要逊于你的美丽而藏了起来。

你常常说,相见不如怀念,我也常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来的洒脱。我将我们比喻成了一段故事,鱼鸟相恋,飞鸟高翔在云端,鱼儿畅游在浅底。他们都有自己的世界,自己的自由,或许相恋注定是一场悲剧,所以六年来,鱼儿就默默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不想打扰到天空的你,虽然每日鱼儿都会露出水面看看天空有没有你的身影,有时候想念了,就藏在石缝里思念你的模样,一看便是很久,这些它都没向你诉说,你知道鱼儿为什么不会闭眼吗?因为他不想片刻错失了你,

心中有泪,千般枉然,一身孤鸿缩影,邀月寒暄,一个石桌,几个石凳,伴着满庭的桂花香,煮上一杯清茶,无望无求,便也是怡然自得了。有时候顺着心灵的痕迹,摸索着你曾经的美丽,如今已化成千年的忧梦,手捧着一卷诗书,脚踏着一方孤土。在心中留下的依然是你的,一颦,一笑,一转身。

即使在失眠和悲伤中,仍然会有风儿舔舐眼睫的梦呓,如缕的思念漫出眼眸,晶莹了过往。我在生命的端口,放飞了情感。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会对自己说,雪化一化就有路了,日子在时光中长出厚厚的青苔,我沾水的鞋子打湿了曾经的过往,在这时光的缝隙中,请允许我插入一个小小的安排,让今夜的我拥有你片刻的温柔,雪花落入手心的温柔。

http://www.cimc-cq.com

今生情缘不负相思引

集装箱房屋—-吟一段烟花烂漫,听一曲月色未央,邂逅几许寒风透窗,烛影摇红,风舞幔帐,乱了流年;默听花语,怜惜群芳黯绽,瘦了几许清愁,感叹花期暗逝,添了几缕神伤,荼蘼花开春事了,凝眸处,那渐行渐远的倩影将去何方?又将缱绻何方的少年郎?

今生情缘不负相思引,繁花抖落离人泪。莫回首,痴痴逍遥只为伊人醉。若不是情到深处难自禁,又怎会百转柔肠冷如霜。温一壶思念,将往事饮尽,却不知,这滴滴思念,让人如此,肝肠寸断!相逢何处紫烟长,望断天涯,依旧话凄凉。如真,如假;我痴,我笑。

【古韵美文心似海,情似花,一片痴心可曾错付了谁?红颜泪,该怨谁?是谁,在耳畔浅吟低唱;是谁,海誓山盟。滔滔汹涌,心仿佛回到了那一年,你我手捧花瓣相依相偎,漫步在这条幽幽古道上,而如今年华不在,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有情一生终不悔,有情处处皆风景,美在瞬间。

【古韵美文】残夜风忽冷,小酌对孤枕。彼时红颜笑生媚,奈成伊人悄吻泪,半世思绪,至此难续,蓦回首,心事敛,泪不现,别时恋。爱幽幽,恨亦难休,只憾离愁,勿言爱生恨。生死不相问,别道相思难,悲欢成黯然。情重卿难留,伊人渐消瘦,唯不忆,相思情愁起,离别述凄迷…   http://www.cimc-cq.com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东坡先生的一首《饮湖上初晴后雨》让我对西湖美景充满了好奇与向往,何种美景才能与浣纱的西子相媲美?

西湖给我的第一感觉不是美,而是大,浩渺无际,碧波千里,一眼望不到尽头。

我到的时候正赶上下起了雨,游人们都撑起一柄柄漂亮的雨伞,更为西湖的增添了一份人工的美。

细雨霏霏,西湖笼罩在一片飘渺的细雾中,凭添了一丝朦胧的美感。若隐若现的雷峰塔更给人一种神秘之感,当年的许仙是否在这个时节远远的观望着雷峰塔,想念着被压在塔下的白素贞呢?

细雨如丝,淅淅沥沥,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滴答,滴答”的声音在空山之中久久萦绕。陶醉于这和谐的自然之声,驻足远望,天水一色,水天相接,观看着这卷略施淡彩的水墨画,迟迟不愿离去。

雾气氤氲,仿若仙境,山也不那么翠,湖也不那么碧了。但,无疑,大自然是最好的工程师,景色的交融,颜色的搭配,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自然那么美。

夜色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来临了,街边的路灯已然点亮,岸边的游人却仍未进行。

慢慢走上断桥,感受着许仙白娘子细雨蒙蒙下邂逅的浪漫,撑着印有梅花的纸伞,缓缓前行,看着水灯遥遥的驶向远方,我的心也随之飘远……  http://www.cimc-cq.com

绿色的风筝

集装箱房屋),十五年后,我想飞得更高,更远。我和我的孩子在操场放风筝。突然,我看到远方飞来一只断线的绿色的风筝,我顿时有点伤感。因为它落了,不再属于蓝天了。

我顿时懵懂了,要是哪天我也离开了家——-像风筝一样。我那年迈的父母该怎么办?有些驼背的父亲不知在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背后,双眼深情地注视着我,我失态了。当时,我只记得叫了一声:“爸,您也来了……”

父亲声音很低但很清晰地说:“儿啊!小鸟总会长大,飞向蓝天,但它仍然是父母的孩子,父母是不会阻碍孩子的,他们只会让手中的风筝飞得更高。”这时,一只风筝又高高飞起,我的那只绿色的风筝始终在父母手中,他会让我飞得更高,也会永远保护我。当我回头时,他们仍将我紧抱,只见父亲正冲我招手,脸上露出惬意的微笑,他手中的风筝飞得好高,好稳,美丽极了。

父亲的确是老了!在不经意间,一份绿色心情浸湿了父亲对我的美丽的爱意!

http://www.cimc-cq.com

真想和你去走风暴中安静的雪地

 

顾城在这一行诗里,向谢烨流露出诗人那分孤独中的渴望,顾城也真的在他封尘世界里,找到了他的美丽的神话和爱情,仿佛他的一生里,都在追溯那份完美的精神家园。后来,他真的居然要把理想付诸实施,他携同谢烨来到新西兰激流岛上生活,过着安静而又脱离尘世般的日子,至少表面上是如此。生命中的确是有许多的拐角,顾城曾在一次诗会上,认识了一个叫英儿的女孩,那时候,朦胧诗在中国大陆诗坛上还是不被认同的,而在当时,也只有英儿力挺顾城的诗歌,顾城和谢烨都对英儿的这一“英勇”行为很感激。由此,大家相处的都很好,随着时间的推移,英儿对顾城的了解也是一天比一天的加深,再加上谢烨把有关顾城的事情,如他的脾气和爱好,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向英儿透露出来,我们从中能看出,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谢烨最了解顾城,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也许是在这某种变化的推动下,情感也会随着移动而改变,英儿的介入,导致顾城与谢烨感情之间的分离,后来顾城曾对英儿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我们两个是天生一样的,而谢烨是我后天改造的。”这样的话是深深刺痛谢烨的心,再加上顾城对待小木耳(顾城的孩子)在亲子间的冷漠,顾城觉得小木耳不是他幻想中的女儿,所以在孩子很小的时候送人,这无疑给谢烨的心理会投下阴影。后来谢烨携同顾城去了德国,英儿也在这段时间,跟一个“老头”私奔结婚了,只是为一张绿卡,这时的谢烨和一个德国朋友,给顾城出谋划策,杀了英儿,然后再自杀。而当时顾城对他们是很感激的,为了回报他们,顾城写本书作为酬谢,当书写完后,顾城又不想死,这时的谢烨已不再是从前的谢烨,决定要跟随那个德国朋友结婚,事情的真相已是不言而喻,最终悲剧的一暮上演,1993年3月,顾城在激流岛上用利斧砍死他的爱妻之后,自己也自杀身亡。

时过境迁,往事如风,将近20年过后的今天,对于那些人和事,是是非非的纠结,都在沉淀中淹没,过往行烟的记忆,一切也都随着岁月的光华流逝而褪色,也无从追溯的踪迹和片段,顾城的死,一个悲剧性诗人的时代,就这样落幕,为他的理想,为他的挚爱,也为他童话般的星空——纷纷坠落。(集装箱房屋

女子喜爱仰望天堂

集装箱房屋)世间女子万种,各有风情。或善良,或清纯,或温柔……我是很欣赏清秀的女子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智慧女子的气质若如兰,才华馥比香;妖娆女子的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可真正让人无法忘却、岁月清浊不了的是有内涵的女子。只有真正有内涵的女子才不会随着年月而苍老,不会随着世俗而掩埋。

女子喜爱仰望天堂,瓦蓝的天空总是能浮出一个人的摸样。偶有一只大雁飞过,许多怜悯之心总会随之而来,是被遗落的孤雁么?一颗眼泪落下,又不知谁会用掌心接住,然后珍藏?这是女子的多愁善感,因为她的心里总是藏着一个人。本自敏感,所以当有些事物触及到内心深处,难免要牵扯出千丝万缕的绵长。

有些女子娇弱,冰肌自廋,弱柳扶风。或许她希望有一天可以遇到一个足够能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或则是一个有足够理由让自己变强大的人。

有些女子温凉,有一颗温暖的心,有一面冷漠的面庞。可又有谁知道,那温暖的心是本性的善良,那冷漠的面庞是对伤害的抵抗。

有些女子,无拘无束,潇洒自由。当所有人都认为她在红尘中如云行空时,她自己一个人却在荒无人烟的地方独自哀伤。那是女子的倔强,不远有人碰触自己的落寞和悲伤。